雷狮首席迷弟

这儿暗扣,主APH文豪野犬,实力英痴汉,宰吹。
夜叉有这——么帅,般若小哥哥好看极了。

没了。

wodema我突然从手机里翻出了什么。

wodema年前啊。

大体是这样的。
顾陵沅原是血猎,在一次追捕吸血鬼的任务中受了重伤,濒死。意识快沦灭之际有一只吸血鬼在他身旁蹲下,微笑:
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
顾陵沅暂且还不想死,所以他接受吸血鬼的初拥成了吸血鬼。
然后……
顾陵沅再次醒来时惊讶地发现自己被抛弃了,他还躺在那个地方,身旁空无一人。
……等等,哥们儿你是在逗我吗???你把我变成了吸血鬼就不管啦?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??感情你给我初拥还真的只是想救我命?这年头……吸血鬼也流行做善人的?
顾陵沅委屈。顾陵沅表示这世道吸血鬼都比自己好心。
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感受着自己身体与往常的不同,忍不住把目光投向手腕。
那里纹着一个小小的十字架——真的是极小极浅,若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到。
这下总部是不能回了呀。顾陵沅在心中叹了口气,不然还不会被人弄死。
思及血猎对叛徒的常用手段,他禁不住在心里打了个哆嗦。
那现在该去哪里呢?
顾陵沅站在原地想了想,像是突然记起了什么似地眼睛一亮,慢慢悠悠地出了建筑。
他还有些不适应吸血鬼的身体,因此每一步都非常缓慢,衬着衣服上斑驳的血迹简直胜似幽魂。
可他又把每一步走得那么认真,好像他做的事不是走路而是朝觐。

这个城市的天气总是那么阴沉,太阳也吝啬着她的美貌不肯让人窥见,将冬未冬的时节里只隐隐能听到烈烈作响的风声。
然而雨总算停了。
人们陆续从睡梦中醒来,却都是缩在被窝中犹不满足地骂这寒冷的天气,整个城市依旧沉寂着。
因此谁都没能发现,有一个身影极其缓慢地走来,又与每一座高楼大厦擦肩而过。
乌云消散了些。

顾陵沅还是那个顾陵沅,即使变成了吸血鬼也甩不掉做事没耐心的毛病。他原本是打算去附近战场的前线慢慢找人……呃吸血鬼,——尽管他是贵族,但既然上过前线就一定会上第二次吧?
但站在战场上他彻底懵了。他还是会下意识地认为自己是血猎,会禁不住打破自己的告诫去帮助之前的同僚,然后被糊一脸的子弹;另一方面他又不会隐藏自己作为吸血鬼的气息,帮助血猎的同时又被他们揍得哇哇叫;而吸血鬼们也自然没心思去管这个敌我不分的傻逼——没当场打死他就已经是至仁至善了好么。

在第四十三次被血猎的银制子弹辣到眼睛后,顾陵沅抹了把脸,面无表情地想,去你妈的,老子不干了,就当那傻逼真的做了回雷锋吧。
他一面想,一面迅速出手制住对面两个血猎之一并拿刀抵在人颈部,拖长声音说:“喂那边的——”
“我给你两个选择哦?一是把枪放下我也放人,然后我们皆大欢喜——”他笑了一下,“二是我跟着人一起去死,反正我已经活了那么久,死时不是一个人也不亏。”
“哈哈哈哈逗你的,你没有选项了,”他突然压低声音,“你那把枪,已经没有子弹了吧?”
对面正准备周旋的血猎一惊,心道这可糟了,同伴被他挟持自己又被看穿没有子弹,怕是无论如何都救不回人了。
……不过这人既然知道自己没子弹了,为什么不直接把他们杀死呢?
血猎心下正暗忖着,结果看见那边劈手夺过人手枪,然后松开对同伴的桎梏,转头啪嗒啪嗒溜了。
血猎:“……”
同伴:“……”
爷,您要打认真打好吗?把我们逼入绝境之后就开溜是什么意思?逗逼呢??还是为了彰显您有多厉害???
血猎与同伴懵逼地对视一眼,半晌同伴轻轻开口:
“你有没有……”
“……注意到他手腕上的十字架……?”

给后来者——

好了,先让我自我介绍一下。我和你一样,来自于那个名为地球的地方。

十年前,我被仇人诬陷,亲朋好友无一人关心,万念俱灰下自杀身亡。然而天不亡我,将我送至此地,苦心修炼近十载,练得一身人上人的功夫。

如今能有人能看懂这些话,实在是缘分所至。如此,我便以师傅的身份传你几分本事。如若同意,就请就地跪下磕个响头,从此以后你便是我徒弟。我虽不才,但也决计不会让自己徒儿受人欺辱。

若是觉得不妥,那么我这儿有几本秘籍,看在之前同是地球人的份上尽管拿去,若是勤奋的话不出几年便可令人刮目相看。喏,这里有块玉坠,这块玉坠可在千钧一发之际护你性命。

切记不要意气用事,不要管自己能力范畴外的闲事,过刚易折,要懂得韬光养晦。

往事不可追忆,望你能知晓珍惜后来。

多余的话不说,现在,选择吧。














——




徒儿啊,我终于有徒儿了。

咳,请别惊愕,为师只是有些激动,毕竟收徒这种事在地球并不常见。而到这里后为师眼光又有些挑剔,自然没有什么徒弟。

首先为师不得不告诉你一个噩耗——没错是关于地球——大概我们回不去了。毕竟为师在这儿生活了十年不是,我也曾找过回去的方法,但始终没有着落。不知道徒儿你有没有看过关于穿越的小说——先别急着说荒唐,毕竟你我来到此地的方式和小说中所说差不多不是嘛,你看见有几个人最后穿回去了?

我在想......我在想是否还是因为力量不够,也许飞升之后会有所不同呢。

不过那毕竟离现在的你还是很遥远的,所以先别想着一步登天,你要打好基础,其次认真修行,回家这种事也许未必遥不可及。

我有些搞不懂……为什么搜冰九tag时里面会夹着一些七九文?有些连冰哥的影子都没提……

虽说到大数人都是两个都吃但这样还是不太好吧……

如图,我觉得我养的可能是个假草。

草爸爸你倒是升一下普攻啊……(躺)

刚过完了章节十……不得不说茨木你真是终极吞吹啊哈哈哈哈哈哈哈,他一笑我也跟着笑,到最后整个人忍不住在床上打起了滚。

以及比丘尼小姐姐一语道破天机——我怀疑这人有特殊癖好hhhh

新的一年里希望自己欧起来,能抽到夜叉叉叉叉,还有连连、狗崽和酒茨w
依旧喜欢APH和野犬。
依旧喜欢小亚瑟和太宰。

以及……
……我是真的,想玩一辈子阴阳师啊……

【瑶薛瑶】都除夕了还起什么标题(何

*我流流水账

*大概是糖…?(滚你这连cp感都看不出来好吗)

*现代设,瑶瑶住的楼在成美对面

电话响时薛·成人之美·洋正窝在沙发上打阴阳师,他手一抖,自家萤草没能及时奶上,下一秒笔记本上就显示出斗技失败的图样。他怒气冲冲地拿起手机一看,是金光瑶。

他面无表情地按了红色键,可对方显然耐心很足,一连挂了十个电话后,薛洋忍无可忍地按了接通。

薛洋:“我有一句妈卖批我现在就要讲。”

电话那头轻笑了声:“这么冷漠啊?让我猜猜……你刚才在玩阴阳师?”

“啊,是啊,多亏了您老我才能初次体会到输给非洲人的酸爽滋味呢。”

“不要看不起非洲人嘛,”那头还在笑,“你看像我这样一个SSR都没有的人也能混到六段啊。”

“不管,那是因为你有夜叉。”

“那成,”金光瑶漫不经心地道,“哪天我来帮你抽一发啊……”

“说好的啊!”薛洋欢呼了声,瞬间觉得斗技战败的阴郁心情也消散不少,不过很快他回过神来,“等等……你打电话是要干嘛?”

那头无奈:“你是蠢还是糊涂?今天是除夕啊。”

“你才蠢!”薛洋下意识地反驳起来,可凝神静听后他听到了外面连绵不绝的鞭炮声,瞬间尴尬起来,“咳……其实我一早就知道,我只是……目不窥园!目不窥园你懂吗!”

“目不窥园是形容埋头读书,你这只能叫埋头玩游戏。”

很好,一针见血。

薛洋面对这拆台行为明智地选择冷漠:“……少废话,除夕又怎样,你打电话干嘛?”

“你去阳台啊。”

薛洋穿上拖鞋满脸不耐烦地去阳台瞅了瞅,金光瑶家的灯是亮着的,“去阳台干嘛?”

“我也在阳台上啊。”

薛洋眯起眼睛,金光瑶果然在对面阳台上,此时好像在利用窗上的水汽写着什么,他嗤笑了声:“写的什么,完全看不清。”

金光瑶也笑,不过是那种他常用的温柔的笑,恰好有人放了几炮烟花,一片喧杂中他放柔声音,说了几个字。

“哈?你刚才说什么?”

“没有啊……”金光瑶轻声道,“新年快乐啊。”

又一朵烟花在空中炸开。

“啊,你也是啊,新年快乐啊。”

—fin—

刚和母上吵了一架,感觉不是很好。
不过还是要在这里祝大家鸡年大吉吧(。)
顺便发泄一下自己老是抽不到夜叉的郁闷感。

我我我我……我弱弱的问个问题:阴阳师的空间该怎么搞?怎么在空间里放式神?或者说……怎么打开空间?
……这人蠢得一逼。

占tag抱歉!!!知道答案后就删!!!!

【织太】片段性歌咏

东:

   【私设如山】


   【虚无主义向美偷渡的赞歌】      


   【无 责 任 主 义   自 我 性 理 解 有】


   【半夜码字虎头蛇尾出笔成黄既视感强无需包涵】


    


   


『献给我憧憬的艾丝美拉达,油嘴滑舌的克洛德向您问好,他正掐碎了邪念伏在您脚下,用泥巴般的半个王国换去一个吻。


请您万万不要施舍给他,不要出于为难遂了他的愿,这王国青绿的另一半还没有修成,莫让甲虫捣鬼毁了它的芬芳,尽管它平淡的难以言喻。却也有种独特的香气,我不敢对它胸有成竹,只能祈祷它下周能够成型,祝它能受到您的欣赏,这样我便再愉快不过了。』










       织田作之助在半夜醒来,往喉咙里倒了片维他命,然后窸窸窣窣的穿好衣服,戴星顶月的赶路。雪从屋顶落下来,凝在他的衣襟上,说花不如比月,说月不如垫星。他得把脚步放轻了,免得惊起他自己,呼扑扑的伸出翅膀,嚓一下飞到天上去,那就没趣了。他不想飞而想坐船,他要坐的船在港口,天还微微亮就有人在往上运煤和黑酒,那是人和船的养料。织田踮起脚尖,用气息提着胸脯走,他的肺早被烟气抹黑了,这样走像在受刑,喘不上气又没有气,或许他忘了带肺出来?但这无关紧要,重要的是他没有票,他的票或许丢了,或许就在船上,于是他敏捷的扒住船帮,嗤一下飞上去,有个水手从他身上俯下头,把脸埋进他的肩胛里,织田毫不凌乱,整个的穿他而去,心里想可惜可惜,我就是要上这一趟船,谁也别想拦住我。 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 船里好兜绕,他跑了几十圈才得以瞅见甲板,他这下可以飞了,他飞上去,蹬蹬的还像在跑,天上有月亮,雪还在下,飘进水里就看不见了,织田穿过帆布和咸腥的鲸油,船似乎开始走了,他慌忙扯了一截绷带把自己和桅杆绑在一起,他做的对,船走的好快,颠来倒去,船上的人像是都死了,只有他绑在那里任凭风吹雨打,不久他发觉自己在往上升,像条旗子,他用脚趾隔着鞋袜霸住地板,嘴巴咬住舌头,风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,往他的耳洞和眼眶里灌,蹦一下炸开,他被扯成玖仟玖佰玖拾万片,最大的那一片还在桅杆上,其他的飞成血和雪和血,织田依然睁着眼,他不疯狂也不畏惧,反而踌躇满志而必得,他想着他能拿到的,他能见到的,他能遂愿的,然后有什么把船倒了一面,他的头浸进水里,水藻闯进头脑中。再然后船浮起来,他依然睁着眼,心里波澜不惊。 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 月亮掉下去,没进水里,白圈和涟漪一起冒出来,天空一片大黑,织田疑心自己是不是没了瞳仁,要么怎么会什么也看不见?但涛声还在响,水噜噜噜的滚起来,月亮沉了下去,月亮越沉越深,然后嗤的熄灭了。乌云扑啦啦冒出来,变成灰色,看上去像白,它轻佻的伸手勾取织田的下巴,这时火光从织田的披风里涌出来,它被撕碎了,它狞笑着潜进水里,几刻后一条鲸鱼飞出来,用额头磕向他的额头,他们碰了个整着,数秒后鲸鱼灰溜溜的滴进船身的缝隙,咻的一下不见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 它在入水啊!朦胧中织田听见有人拍手哈哈的笑,好有趣,好有趣,左不过我也来一次,把你的头发撩起来。于是风来了,风哒哒的走过来,粗粗的拽下他的两缕头发,然后丢进天空里,它竟然没有落下,就那么在空气里散开,逆着风向上飞,像散在水里,他的眼睛被风顺便遮住,船板吱呀的响一声,盖过风声,另一个人跳跳的游过来,然后把额头磕上他的额头,乒的一声,还怪痛的,他还听到一息力竭般的吐气,凉凉的打在他脸上。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 织田作啊。


       他不要月亮了,不需要了,织田近乎笃定的想着,心甘情愿,狂喜打的他手足无措,这是个荒诞的梦,他差点以为他不会赏光驾临,而现在他在这里,货真价实,织田用匕首割开绷带,他伸手搂住他,如愿以偿抱到一堆湿漉漉的血肉,里面包着内脏与骨头,依旧在往外哈哈的吐气,它们扑进织田的衣领里,温成流水涓涓滴滴的从心脏溢出来,凝成一点小冰渣。


       太宰。


       他听见那个男人低声笑了笑,对,是我啊。


       似乎没什么需要质疑的地方,他感到喜乐,他们自然熟识,自然亲密,自然无话可说无所不谈,这份感情亲密至极,他们像是第一次见,又确实是第一次见,却不同于第一次见,风变得和缓,太宰亲密的靠在他身上,他眉眼端正而熙好,是个美人,他们一并走到船头,织田隔着透明的水层看见月亮,它是一块坑坑洼洼的大石头,他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大废人,他却是这世上最奇异最放旷最深沉又最轻浮的生物,他们用温度彼此交流,碰到一起反而无法放肆的冲撞,只能小心翼翼的互相试探彼此温吞。太宰治看上去深不见底,他要依人需一副病态一阵天灾,要把他那副凌厉的皮囊通通丢进水里去,这才好让人放下心去肆意妄为。去动手动脚摸上摸下。他今天恰巧有这个心思,于是他们开始接吻,听见底下的人们在喝酒划拳,眼睛盯着遥远的天际,还有眼前人。


        织田突然皱了皱眉头,他觉得热,苍穹也渐渐漫上绯红,有天光洒下来,落在织田的肩膀上。太宰呀一声变了脸色,急急的推他往下走,他顺着他,路上不知和多少水手磕磕碰碰擦肩而过,却没收到一个惺忪或愤怒的眼神。


          他们走呀走呀,下到一个楼梯口,螺旋状的大楼梯,抹了油的扶手从它中间插到天花板上,太宰毫不犹豫的往下冲,起初走的很快,后来停下喘了口气,再走时缓了一点,他们粗糙的交换着语言,交换着眼前的状况,一切都不言而明,织田的舌头不知不觉打了节,他们走的太远了,远远超过一只船所能延伸的距离,但木质的楼梯还在蔓延,到中层太宰又突然跑起来,跑起来,不忘握住织田的手,他说快啊快呀!你的时间快没有了!你就快要这么走了!咱们下次相见就寻不见时日了,你将不是这个织田作之助,我也不将是这个太宰治,我们要隔着厚厚的皮囊窥探彼此,我们不能直接心灵相通,你与我将是互不相识的两个混球,或许我还要把你拖进水里,拖进湛蓝的深渊中啊!让我再记住你,摸摸你,我现在快活无比,感慨幸好没在开始前就见到你的脸,否则若我找你将会少掉多少欢乐,若不找你你又将多出多少苦恼!青鸟就要飞走了呀,就要变成黑色,污水一样的灰!现在再摸摸,记住我,记住我,我是太宰治!点头啊织田作!


          织田拼命的点头,他感觉他在像水一样流去,身旁的男人在逐渐失真,他扬起头颅,脸很模糊,目光中却全是绝望。他伸手去描摹它,喉咙里鼓鼓囊囊,到最后太宰治停下步子,一面喘气一面呼呼的流出生理性的眼泪,他本能的帮他拂去,太宰一把抓住那只手,狂乱的吻着上面的水痕,还没到,还没到。太宰低吟着自言自语,呜呜的悲鸣起来,怎么走的这么迟,怎么走的这么慢!罢了,罢了,罢了。他停下来,那就在这里告别吧,我们再会!我们再会!我们再会!


          火焰从船顶灌下来,呼呼的盖住织田,他被它卷走了,挣扎也成了徒劳,时间到了,他看见太宰绝望的向前倾来,随后又顿住,时间到了,咆哮不知从谁的喉咙发出来,化为一阵咳嗽,再抬头一切都没有了,他被困入黑暗,一无所有的黑暗,似乎连四肢都一同失去了,他往上浮去,游过四千三百米,游过三万五十八米,噗的炸成一个小点,没有疼痛,他在茫然里睁开眼睛,他醒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 他睁开眼睛,他躺在自己的房间里,他头痛欲裂,还没试试体温便歇斯底里的咳了一通,只咳的心肺发疼。此时窗外尚未大亮,日月同空,室内暖炉呼呼的烧着,闷的人心慌。


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头脑空空,浑身疲累,一直嘶哑着喉咙喘气,他下意识伸手抹过嘴角,看见指上沾了一点血,它忽明忽暗,带点黑棕和惑人的媚气,像是挂在那里的一颗朱砂,织田把它擦去,幽幽的叹了口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他像是做了个梦,春梦,有媚气有喘息,有撕心裂肺有交颈厮磨,有这世间最好看最依人的同床人,然而此刻梦境已经淡去,他感到冷,任何思想都无法填满他的内心,它们呼呼的流去,留下一个形单影只的织田作,留他踉跄着下床找药,吞下一粒苦苦的霉素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既然如此,那又为何偏要要做梦呢?


          织田的心中没有回答,回答便是背叛,便是玩笑,便是把一腔真心撂在水里亵玩,尽管仅是个怪诞而浮夸的梦,他却微微的抱有一种感情,像良知又不像良知,阻碍他轻浮作做无所事事……然而没时间再考虑这些了,他开始收拾东西,他醒的太迟了,他今天必须上船离开,他向窗外看,雪已经融去大半,湿漉漉的灰地露出来,乍一看像是白,远空的那片云像只鲸鱼,他要坐的船停在远方,像一个小黑点,他手忙脚乱的套好衣服,出门时险些撞在门楣上,只能暗自叹气,暗自自怪,暗自自伤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不觉中,天大亮了,云冒出来,不是晴天。